「问新大陆!」
@Rich 对不起最近回的真的很慢!半夜想起小可爱的问题又强忍困意起来敲字

亚瑟:我想那是十三年——

弗朗西斯对亚瑟:十四年前,亲爱的,十八减去四是——

亚瑟:我知道十八减去四是多少*迅速打断*——大概是十四年前,那时候我总是负责带孩子们下午去游乐场。另一位常常带着孩子的先生——一个带着西班牙口音的男人,他的孩子叫做罗马诺,如果我记对了的话——那天接近了我。趁着孩子们在进行荡秋千啊、滑滑梯啊、坐跷跷板啊那一类活动时,我们在育儿的艰辛中找到了共同话题。这时候弗雷蒂跑过来喝水,我猜是出于礼貌,他弯下腰对抱着水瓶熊饮的弗雷蒂打招呼。——“你好啊,阿尔弗雷德。”他对着弗雷蒂说:“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妈妈带你来玩儿呢?”弗雷蒂突然停下了动作,神情变得沉重。“我——我没有妈妈,妈妈她,我想她已经离去了。”听我说,这事是这样的:那时候弗雷蒂班上有个孩子的母亲刚生了个小妹妹,他便在班里夸耀说这个小妹妹是母亲送给他的礼物。弗雷蒂那天回到家后就缠着我,要我也给他一个小妹妹。我告诉它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运作的,“只有一个母亲,”我告诉他,“才有这样伟大的能力。”他那天也许还在为这件事沮丧着。接着那位先生给我一个怜悯的眼神并告诉我:“节哀顺变。”

弗朗西斯:我和马修也遇到过相似的情境,我们得到的问题是:“有位柯克兰-波诺弗瓦太太吗?”你要是在现场,就会明白这个问题缺少合适的意图。马修咬着牙抢先我回答:“没有柯克兰-波诺弗瓦太太,但另一位柯克兰-波诺弗瓦先生听见了会火冒三丈。”你要知道,马修不是一个容易流露攻击性的孩子,他在外人面前那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后来又隔了几年,他告诉我,那时候我和亚瑟的关系有些紧张,他非常害怕我和亚瑟会分开。我呢,我告诉他,这是整个世界上他最不必担心的事了。

评论(3)
热度(93)

© 来自Arcadia的匿名网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