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新大陆!」
@江河渔家 谢谢提问!这个回答其实带有许多我本人对法法的假设,可能会和其它旁友的想法不一样,请原谅!

弗朗西斯:当然啦!在他们中间我会说英语。可介于他们都有理解法语的能力,我也不时会用法语加入他们的话题,他们则会用英语回答我——或者不回答我——显然在这个年代只有说英语别人才会把你认真对待。我和马修在一起时会用法语,因为他是他们三个人中唯一能以法语为第一语言交流的人。亚瑟...亚瑟,我恐怕他的法语水平已经掉回了中学水平。与他相反,我相当擅长英语语言,我不仅有能力理解,还能表达结构优美的句子。

亚瑟:弗朗西斯的英语?我欣赏他的努力,真的。正因为如此,我从来没告诉过他这件事:他的英语听上去像是完全从法语直译过来的。我能明白他说的话,是的,可逻辑听起来却很怪异。他本意并非如此,但他说起英语来有时会显得非常装腔作势。这话最好别让他知道,我打赌他会说:"太装腔作势?!这话出自于亚瑟 柯克兰?"

阿尔弗雷德:老亚瑟有他的道理。弗朗西斯永远都把‘th’发成‘z’;他总是静音掉‘h’,所以当他每次想要说“幸福”时,他说的都是“一个屌”。(此梗源于Paul Taylor)

马修:弗朗西斯的英语?只是有些可以忽视的小问题罢啦。例如他常常用不对冠词,在一些没有双数的名词里加双数,把没有性别的事物加上性别称呼。

弗朗西斯:太装腔作势?这话出自于亚瑟 柯克兰?太装腔作势!*扶着前额低着头笑* 好吧,假如我的英语里有不够本土的成分,那在一定程度上亚瑟是推不掉责任的——"亲爱的," 很多年前,他正儿八经地这样对我说:“当我在床上时,对你的法式英语很感兴趣。” ——我对天发誓,他就是这么说的。

评论(13)
热度(171)

© 来自Arcadia的匿名网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