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英】The Price of Being Parents (5)

* 最近忙着跟 @四季FARL 的交流时间都少了qwq(我也嘤嘤怪一下)赶紧给四季写个段子,希望喜欢(tom猫转头.jpg)

** 生活无趣的老年人又试图娱乐

*** 关于光着脚丫子踩上乐高积木的痛苦

  

  自从事件发生后,至今为止已过去一年多了。弗朗西斯仔仔细细地看着亚瑟的脸。可每当他询问起亚瑟对此的感受时,他依旧会紧抿着上唇,神情庄严地做着手上的事。他一会儿一言不发,一会儿又变得暴躁而易怒,可接着他能看见焦虑爬上他的额头,眼睛中坚韧也变得散乱。这一系列不安的情感最后都会靠在弗朗西斯的肩膀中结束——并不是他自夸自擂,但他敢说他每次都能在痛苦挣扎后的绝望展现在亚瑟的眼睛里的一瞬间掌握好时间,搂着亚瑟的脖子把他拉进肩窝里,提供他所有能给予的安慰。

  那是钻心的折磨。亚瑟回忆起来。他从未设想到在这样一个安宁祥和的房子中竟隐藏着这样能让人瞬间失去所有生活的意志的东西。在他倒在地上之前,疼痛使他呼吸局促,他有多希望自己就那么晕过去。一生所训练出来的谨慎思考使他保持冷静,他缓过神了一会儿,就大声招呼在楼下坐在电视机前看少年泰坦的孩子们。他的脸贴在房间的粗糙的地毯上,确保自己的心脏还在微弱地跳动。

  过了一会儿,他听见孩子们爬上楼的脚步声。起初他们还站在房间门口,催促着亚瑟交代要交代的东西,不愿意为父亲浪费一秒看电视的时间。

  “你还好吧,爸爸?”

  他们终于站在了亚瑟的面前,好奇地绕在他的身边。

  他两手抓住男孩儿们的脚腕,抬起头时看见他们被他吓得直想要后退。

  “我告诉过你们多少遍?嗯?马修?多少遍?阿尔弗雷德?不要玩了乐高积木之后不把它们收回盒子里!不是收一块积木,或是两块,三块,是全部的积木,我宣布地够清楚了吗?!”

  “好吧好吧。现在我们能走了吗?罗宾正在做一块世间最完美的一块三明治呢。”

  他无奈地摆摆手让他们离开去继续看动画片。他坐起来,揉了揉刚才正中积木的脚心,疼痛开始消退;他挺过来了,光脚踩到乐高积木的痛苦,但他不敢肯定自己还能挺过下一次。

  “好了,弗朗西斯,只是块积木而已,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总是把事情弄得大惊小怪。”

  他平静地被安置在丈夫的拥抱中了几秒, 亚瑟拍了拍弗朗西斯的背,捡起地上的水管继续浇灌植物。他用口哨吹起了奇想乐队的歌,心中为丈夫提供的安慰泛起一丝跳跃的、带有得意洋洋的快活。


评论(1)
热度(22)

© 来自Arcadia的匿名网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