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新大陆!」
@晴映楓紅 多谢提问呀!XD
*殖民史很糟糕,没有试图减轻历史的沉重

弗朗西斯:趁男孩儿们学校放假的时候我们去过不少地方。马赛几乎是每个夏天的必去之地,但即使去得这么频繁,亚瑟在阳光下依然表现地像个不自然并且格格不入的英国人——幸运的是,你只要给他足够多的时间,他很快就会变成热爱沙滩并且格格不入的英国人了。我们去过弗罗里达,阿尔弗雷德和马修简直爱死了迪士尼乐园,他们要么在一刻不停地乱跑,要么求着我们买冰雪奇缘的玩具。我们还到达过多伦多,我记得格外清楚的一件事是马修在那里变成了珍珠奶茶的瘾君子。不过你瞧,亚瑟和我都曾把自己视为优秀的探险者,所以我们单独的旅行要比孩子们去过的多得多。...

「问新大陆!」
@梦中呓语 谢谢提问x

弗朗西斯:在马修和阿尔弗雷德很小的时候,我们帮熟人照看过一只叫费利西塔斯的浅金色的拉布拉多犬。亚瑟最初断定这是个很不明智的决定,但当那个讨人喜欢的小家伙总是跟着亚瑟,还喜欢缩在他的怀里打瞌睡的时候,他就改变主意了。孩子们也很喜欢它,甚至有些过于喜欢了。噢,*忍不住笑起来* 有一次我和亚瑟撞见他们和老费利一起蹲在狗狗的饮水盆前喝水。

阿尔弗雷德:我想要养一只...

马修:不...阿尔弗雷德,别说出来。

阿尔弗雷德:...养一只秃鹰!啊,上帝保佑美利坚!

「问新大陆!」
@神一样存在的脑残少年 感谢评论!
最近我的段子变得越来越不好笑了,我ballball大家假装笑一笑(捂胸口

*老爸是亚瑟,papa是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我记得有一次他们看足球赛的时候吵起来了!是关于一件九十年代足球圈发生的事,具体是什么我记不清楚了,但你也明白欧洲人对足球有着超过正常人的迷恋。老爸认定了一个事实,可papa又认为事情与老爸相信的相反。后来这次争论的结尾是,老爸让papa到时候去网上查一查,好让papa输得心服口服,papa马马虎虎地答应了之后,注意力又回到了球赛上。接着老爸抢先papa上网搜了答案,结果发现自己是错的,于是他竟然在维基百科上篡改了信息——是的...

「问新大陆!」
@啤酒啊你全是泡 谢谢你的问题x!只是我写的时候脑子里全想的是青春期,写完后才想起问的是详细的叛逆,也许偏题了...我心甘情愿被打
这几天会开始陆续回复大家!!非常抱歉拖了这么久orz

亚瑟:成年前的青春是个美好的东西,只是我那时候从来都不知道应付或者习惯阿尔弗雷德和马修的青春。啊,那些所有用“还行。”、“也许吧。”、“我不知道。”来回答的漠不关心的对话;那些可耻的卫生习惯——让他们收拾自己房间难道受益的是他们的父亲吗?;那些不知从何处来的、对所有我们告诉他们的东西的抵抗;阿尔弗雷德那些糟糕的苏联和共产主义玩笑——“在苏联,人们会收到什么圣诞节礼物呢?换购五年饥饿的礼品卡。”;马...

问新大陆(第二弹)

新大陆问答!
感谢第一弹评论里的小可爱!
(回地那么慢的人,竟然还不要脸地来发第二弹)

大噶有什么想问新大陆一家的问题,或者对他们的看法,都可以放在下面的评论区:-D!!

「问新大陆!」
 @柒筱柠.   @七海  对不起,我真的回地太慢了orz
*老爸是亚瑟,papa是弗朗西斯
**扔水瓶挑战:扔塑料水瓶,谁的水瓶落地还能站立就,就很酷

弗朗西斯:*看了看亚瑟*

亚瑟:*看了看弗朗西斯,手臂抱在胸前*

弗朗西斯:我们年轻的时候吵架是很频繁的。但是在孩子们出生之后,这事儿就变得不那么经常了,因为亚瑟在杂志上读到家长间的敌意对孩子的性格成长发展不好。

阿尔弗雷德:老天,他们吵架可频繁了。我倒不是说他们会真的朝对方大吼大叫什么的——虽然这种事以前也发生过——不,当他们生对方气的时候,他们还是像往常一样生活,从不在我和马修面...

【法英】The Price of Being Parents (6)

* 翻到以前的一个莫名其妙写的东西,也记不得该往哪发展了,只是自我感觉良好地觉得挺可爱的x
** 没有法法出现但默认dover婚后,标题写了法英只是为了和这个减压沙雕系列的标题保持一致

  这是一个周日,亚瑟 柯克兰在超市货架间推着购物车穿梭。他的小儿子马修坐在购物车里专注地吃着自己的手,接着又把湿乎乎的手蹭到他父亲的衬衫袖口上。他的目光散漫地扫过商品,不时停下来看着相似货物的价格牌思考——就像一个正常的中年父亲一样。但请想象,假如你在试图以行动来说服人们你是你不是的什么,十有八九你会用力过头。就拿亚瑟过度严谨的动作来作为例子:他站在摆着焗豆子罐头前的僵硬姿势,让旁人以为他是个正在...

「问新大陆!」
@Rich 对不起最近回的真的很慢!半夜想起小可爱的问题又强忍困意起来敲字

亚瑟:我想那是十三年——

弗朗西斯对亚瑟:十四年前,亲爱的,十八减去四是——

亚瑟:我知道十八减去四是多少*迅速打断*——大概是十四年前,那时候我总是负责带孩子们下午去游乐场。另一位常常带着孩子的先生——一个带着西班牙口音的男人,他的孩子叫做罗马诺,如果我记对了的话——那天接近了我。趁着孩子们在进行荡秋千啊、滑滑梯啊、坐跷跷板啊那一类活动时,我们在育儿的艰辛中找到了共同话题。这时候弗雷蒂跑过来喝水,我猜是出于礼貌,他弯下腰对抱着水瓶熊饮的弗雷蒂打招呼。——“你好啊,阿尔弗雷德。”他对着弗雷蒂说:“我...

「问新大陆!」
@米老鸽 谢谢你的问题!对不起问其他问题的旁友,我可能会回地比较慢(土下座

马修:学校从来都不给我们这样慷慨的选择,通常家长双方都会收到家长会通知和成绩单。阿尔弗雷德为此还在学校创建了绿色俱乐部,倡导减少不必要的纸张用量,特别强调了寄给家长两份成绩单和表现反馈表这回事是浪费绿色资源——直到学校做出了改变:现在他们不仅寄出两份家长会邀请,还发两份电子邮件来双重确保家长们收到了消息。不过假如我有得选,弗朗西斯绝对不会是我的选择。家长会就算是不发生什么糟糕的事,也绝对不会发生什么好的事。我的意思是,老师们都很友善,假如你成绩差的要命,他们会说你“还有巨大的潜能等待发掘”,假如你总是上...

我在拿自己的人生做什么


1 / 3

© 来自Arcadia的匿名网友 | Powered by LOFTER